关注我们

她说 | 没有一种花比另一种美,只有你喜欢哪一种

.

「如果可以选择,当然是当男人啊! 没有生理痛、不用生孩子、不用化妆,想怎样就怎样,就是上厕所也比较方便。 」她大笑道。

.

.

男人的生活不一定容易,但一定没那么多条条框框,至少不会像女人般被大众的价值观绑架。 「社会对女性有一套既定的看法,不管外形还是行为,当你偏离了这种既有的概念,你就是异类。 像我喜欢把头发剪很短,妈妈会觉得不好看,但她却可以接受男人留长发;有时候在剧场演出,明明男演员都不用化妆,但身边的人总让我「至少」画一下眉、画一下眼线。 」Tree说她的女演员朋友们都不敢把头发剪太短,怕试镜选不上,因为不管电视剧、电影还是广告模特,短头发的女生总是比较吃亏。 「我觉得说上不歧视,就是不太公平吧。 」

.

.

她诉说着社会对女人的不公,也尽力抛开大众的价值观对女人的限制。大红头巾底下裹着一头超短发,俐落的黑眼线配上浆果色口红,加上标志着个性的鼻环,这个女人,好潇洒。 「我想做一件事情,就直接去做,不会想太多。 想剪头发就剪吧,剪坏了不大了等个半年再留长;失恋怎么可能不伤心? 伤心就哭啊,不然去体验一下生活,失恋的女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! 很多时候回想起来会觉得自己太冲动,不过每个教训就像一堂课,错过了,才知道什么不适合自己。 」

的确,在她的人生中观中,有些冲动,就是用来认识自己的。三年前,Tree在柏林待了几个月,最深刻的景象是满街剃光头的女生,不过纵然心里羡慕,却始终跨不出那一步。内心挣扎很久后,她为自己安排了一次不一样的经历、也是一场改变人生的体验。 「我让一位在街头认识的女生帮我剃光头,然后马上就后悔了,哈哈! 隔天照镜子的时候,有点茫然若失,好像没有头发就认不出自己。 不过一边看着这张脸,却又默默的想通了什么。 或许我不美,但走在街上却有很多人投来欣赏的目光。 」

.

.

不过从柏林回到香港之后,又是另一个考验。香港人的接受程度其实不高,一个剃光头的女生,不是病了,就一定是出家了,没有第三个原因。但Tree慢慢想开了,更开始喜欢上自己这个模样,因为那是她最舒服的状态,没有任何伪装,也不再以其他人的标准定义自己。 「当你对自己的外貌产生自信,其他人也就会发现你的魅力,听到了朋友的赞赏,让我更喜欢自己。 我才发现,这就是找到了自我。 」

.

在Tree眼中,女人最痛不是被人嫌丑,而是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够美。小时候,她也迷失过,与人比较总觉得自己不够好,但随着经历的一点一滴累积,她认为自己现在已经过了「觉得自己不美」的阶段。 「当我开始不介意别人的看法,我发现自己活得很从容,而感受过这种从容,我不允许自己回到从前那种计较的状态,因为那是一种痛,但我其实有能力抛开那种痛。 」

.

.

现在的她,对美有一种全新的看法:「人的美,美在不同,各人有各人的颜色。 很多人想追求一样的颜色,其实很闷,因为找不到自己的身份,才会想模仿其他人。 大概因为我们的教育从来不着重思想吧,不然你看街上化妆品店人比较多还是书店人比较多? 但其实思想很重要,要拥有一套独立的想法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,我们从来不应该只用外在来确立自己的价值。 」

.

「你知道的,其实没有一种花比另一种美,只有你喜欢哪一种。 」

.

也对,世界之大,如果只容得下一种花,那也太无趣了,不是吗?

.

.

标签: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