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M)other’s Day | 身份再多,她還是當初那個模樣

 

輕輕的,她踮起了腳尖,
纖細的腰肢隨音樂擺弄,
那挺拔的身板
流露出一種不願妥協的倔強。

在這場無休止的旋轉中,
她以剛強的力量,
躍出了最輕盈的姿態,
活像一隻優雅的白天鵝,
驕傲的佇立於人群之中。

如果說提到孩子,她的眼神透著寵溺;
那談到芭蕾的時候,還多了份依戀。
只因董瑞雪在成為媽媽以前
先是個芭蕾舞蹈員

想當好芭蕾舞演員,瑞雪說離不開先天的資質、後天不懈的努力,和一顆非常熱愛芭蕾舞的心。所以跳舞這麼多年,縱有糾結、沮喪的時候,也從來沒想過放棄,因為心房早就全被舞蹈佔據了。

直到孩子出生—

對於一位新手媽媽來說,生小孩以後她的內心充滿了愛,但對於舞蹈員董瑞雪而言,卻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慮。「產後休息的那段時間,因為身體起了巨大的變化,我每天都在擔心,擔心自己回不到從前,擔心自己不能再跳舞。其實我每天都很疲勞,但我還是想練,可每次練完又覺得自己甚麼都做不了。」對6歲開始跳舞,芭蕾曾經是人生全部的瑞雪來說,沒有比這更大的煎熬。

幸好經過日復日的練習,加上同為芭蕾舞蹈員的老公的鼓勵下,瑞雪開始慢慢尋回自己的節奏。「後來我想,光在那邊想、擔心是沒用的,要重新進入狀態,只能迫自己練,沒有捷徑。我發現自己動起來以後,會慢慢的,一點一點找回自己,肌肉也開始恢復力量,然後產生自信。有了自信以後,做任何事也會更好。」

為了孩子,她不介意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暫時放下,
但這不代表她只剩下一個身份。
她是別人的太太,
孩子的媽媽,
更是那個始終如一鍾愛芭蕾的舞蹈員
董瑞雪

tag:

0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