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遇|有一縷線叫「師承」

.

你相信人與人之間都繫上了一縷線嗎?

縱然看不見,摸不到,但它 卻是確確實實的存在著。每一縷線都彷彿有著自己的特性,有韌性十足的,雙方跑多遠,也終究給黏在一起;有如精鋼般的,雙方如何努力,也得無奈接受無法拉近的距離;有的說散就散,線頭早已給時間洪流一洗而去…是牢固也好,鬆脫了也罷,仍會偶爾想起彼此相遇、牽絆的時光就好了。

有一縷線叫「師承」

有時候師徒的關係就好比父子倆,是一條遺傳鏈;不同的是,你承繼的不是一張容貌,而是一門造詣,更是一種態度。香港著名藝人、導演張之珏曾在1974年以電視劇《清宮殘夢》中光緒皇帝一角得到了觀眾的青睞,而監製的正是對他演藝生涯影響甚深的老師鍾景輝。已為人師、閱盡人生的張導演也曾有過屬於他人生的「伯樂」。

「鍾景輝老師是我人生中最感恩遇見的一個人,是他帶我出身,一直栽培我,我也在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;在我的眼中他是完美的。」鍾景輝在張導演的演藝生涯佔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「皆因在他千百個門生當中,我是唯一由一開始伴隨到最後的一個:由讀書,到入演藝圈做戲;由TVB﹙無線電視﹚時我幫他寫劇本,到一起入亞洲電視做戲;及後一起合作做舞台劇、一起在演藝學院共事…」彼此的人生交錯重疊數十載,張表示對老師的恩德「沒齒難忘」。

老師永遠是徒弟們最想仿傚的對象,因為他們身上總是存在著一種獨特的氣息,是作為學生的我們缺乏卻渴望擁有的。「雖然我不信奉宗教,但於我而言,他是神一般的存在,幾乎沒有在人前『行差踏錯』,甚或說錯任何一句說話。」張導演笑言「我這一輩子也不能成為他。」不能成為「他」,也不必成為「他」,因為在老師的培育下,張導演已經成為了今天獨樹一幟的「自己」。

一脈相承,在門生的身上能依稀看見老師的影子;而張導演承載的,是一份教演戲的熱忱。「演戲的是你自己,選擇如何變化都是你自己的事;教演戲不同,是因為你會面對很多不同的演員,有男有女、有老有嫩,每一次教授學生的經驗就彷彿令我再重新走一次演員修行的路線,每一次都別有一番領悟。」

.

待續

tag:

0

分享: